首页 办学成果 教学科研

教学科研

《试论刘天华与现代二胡艺术发展》作者:舒希(选自第四期)

日期:2014/5/25 18:23:57 来源: 标签:管理员

试论刘天华与现代二胡艺术发展

舒希

民间二胡由伴奏、合奏乐器成为性能完善的独奏乐器;由自生自灭的民间状态到高等艺术院校的专门学科,并有了大批后继人才培养;从表现个人感怀、生活情趣到反映重大的历史题材和波浪壮阔的现实生活, 真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国民族音乐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更不能忘记刘天华先生等老一辈民族音乐大师们历尽艰辛而开辟的发展我国民族音乐的成功之路。本文将分四个阶段阐述:

〔一〕 刘天华先生是我国五四时代崛起的、继往开来的、卓越的具有革新思想的中国器乐作曲家、演奏家、教育家以及中国民族器乐改革家。他深受“五四”前后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思想影响,对我国音乐的发展道路提出了高瞻远瞩的见解,他说:“在这样音乐奇荒的中国,而又适值民穷财尽的时候,不论哪种乐器,哪种音乐,只要能给人们精神上些少的安慰,能表现人们一些艺术的思想,都是可贵的。如比吃饭,能吃大菜固然好,不然窝窝头也可果腹……所以,我希望提倡音乐的先生们不要尽唱高调,要顾及一般民众,否则,音乐为贵族的玩具,岂是艺术家的初愿。”他认为胡琴具有历史悠久,表现力强,价廉物美等优点,所以他选中胡琴为改革国乐的突破口。1922年刘天华先生应北大校长蔡元培之聘,任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琵琶导师兼做庶务员,而40元的月薪仅为常州时的一半,家人分离,经济的拮据他毫不在意,为了事业的发展,他欣然前往,他的教学很受欢迎,他向肖友梅和蔡元培建议开创二胡学科时说“提倡音乐,要顾及一般民众。在音乐奇荒的中国,而时值民穷财尽,不论什么乐器,只要能表现人们的艺术思想,都是可贵的,二胡价格低廉,是最适合普及于民众中的一种乐器……音乐的粗鄙与文雅,全在演奏者的思想及技术与乐曲的组织。同一乐器之上,七情俱能表现,胡琴又岂能例外……”?他的真诚与独到的见解终于说服了肖、蔡认为“二胡历来是贩夫走卒、烟花女子的玩物‘淫于声而害于德’”的观点。自此地位低微的民间乐器二胡登上了高等院校的殿堂,被刘天华先生创始为音乐专业的一门新兴学科。

建立一门学科需要科学的系统教材,对二胡来说首先是乐曲的创作,对演奏技法的规范并编出相应的练习曲,记谱的方法亦需要科学地规范以及乐器的改革等等,刘天华先生当时所面对的是需要排除两种思潮的障碍,他为此而作了不懈的努力;他既反对全盘西化论,也反对排斥西方音乐的国粹主义。他旗帜鲜明地提出“一方采取本国固有的精粹,一方面容纳外来的潮流,从东西的调合与合作之中,打出一条新路来。”他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既重视向民族民间音乐学习,继承传统的创作技法,而又对西洋的音乐进行认真地学习,在保持民族风格和民族审美习惯的基础上借鉴西洋的作曲技法和演奏技巧,刘天华的创作实践极大地提高了二胡的表现力。使二胡学科在短时期内能够成为高等艺术院校稳稳立足的一门新兴学科。

刘天华先生为二胡创作了十大名曲,移植了一些传统乐曲,规范了二胡的演奏技法和记谱方法,借鉴西洋乐器的训练程序编写了47首练习曲,形成了一套虽然是初步的,但是是科学的和系统的二胡教程,这套教程至今仍然是二胡教程的范本,长期广泛地被应用,造就了一大批二胡艺术人才。为我国民族乐器的发展提供了典范的经验。

刘天华先生在继承和借鉴方面有不少成功的实例,现仅举二胡艺术方面的几个例证聊作管中窥豹。

1、他的作品始终保持了旋律的民族风格,不论吸收了多少西洋作曲技法都是如此。如:在五声音阶的基础上以经过音或装饰音的形式巧妙的使用了“fa”“si”音和变化音;分解和弦、转调的运用等等都十分贴切自然,并使旋律新颖又赋予时代气息。

2、在周少梅三把头的基础上,将传统把位扩充为五个把,使二胡的音域达三个八度,并成功地运用各个把位的音色特点来创作乐曲,大大地增加了二胡的艺术表现力。

3、“因外国人都谓我国音乐萎靡不振,故作此曲以证其误”而创作《光明行》。乐曲由引子、尾声和两个主题循环变奏,采用西方带再现的三部曲式构成。作者在五声音阶的基础上使用了主和弦分解进行而构成号角式的音调,还借鉴了转调、移调、模进等西洋作曲技法和连顿弓、颤弓等演奏技法。旋律新颖、节奏明快,是一首振奋人心的而又富有时代精神和民族风格的进行曲。

4、在《空山鸟语》中借鉴了钢琴同音轮指的技法与大三和弦分解进行相结合,并巧妙的运用了不同音区的绰注音,描绘出了百鸟争鸣的生动景象。“使简陋的二胡乐器一跃成为技术艰难、表情丰富的神品”④

5、借鉴古琴演奏的吟、揉、绰、注等技法,增强了二胡演奏的民族韵味,又在《闲居吟》中引进了古琴常用的泛音,“造成几处深远清妙之意境。为胡琴别开一生面”。

〔二〕 刘天华先生第一、二代艺术传人对二胡艺术的发展:刘天华先生英年早逝是我国民乐事业的莫大损失,所幸有他直接和间接的学生来继承他的未竟事业。这个时期正处于日本军国主义野心并吞中国、不断扩大侵略战争,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连年战祸、民族危难、民不聊生的年代,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刘天华的艺术传人出于强烈的爱国心和改革民乐的事业心继承和发展了刘天华的二胡事业,他们都培养了不少人才,其他突出的事例如:储师竹先生为普及二胡创制出牛皮纸二胡,1941年,在偏僻的山沟里组织了有800人参加的二胡演奏会的壮举;陈振铎先生在刘半农先生领导下,整理出版了刘天华的乐谱遗稿,减少了流传中的谬误,并出版了多种二胡专著,刘北茂先生为继承胞兄的未竟事业,毅然放弃卓有成就的英语专业,全力从事二胡演奏、教学与创作,他的《汉江潮》、《前进操》,储师竹的《祖国之恋》、《胜利进行曲》陈振铎的《凯旋》、《红光》、《一叶知秋》,蒋风之的《长夜》,陆修棠的《怀乡行》等等,表达了人民的心声。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俞鹏先生的业绩。

俞鹏(1917—1946)杭州人,十岁学二胡,十六岁遇储师竹先生步入正规的学习而有所成。后又学习大提琴,对两种乐器均有较高的造诣,他于1941—1946年任四川省立艺专音乐科教授,1946年12月因空难而英年早逝。他在1946年刊印的作曲集中说“欲循天华大师已成之路线,本其遗志,而进入其未辟之境域。”他立志在刘天华先生仆实文静、柔美抒情颇具诗意的二胡“文曲”基础上,另辟蹊径开创二胡“武曲”的创作。曲集中十首力作有9首都是在(1943—1945)短短的三年中为培养“后学者”而写的“诚盼使南胡的性能,速更越于完善”。也是他在实践刘天华先生“中西融合”观,在改进国乐方面所取得的丰硕成果。

俞鹏的四首“武曲”二胡作品:

《琵琶韵》:采用局部再现的复三部曲式写成,乐曲巧妙地利用各种弓法、指法和拨弦奏出了琵琶弹挑、夹弹、扫拂和长轮的音响,首末两段以优美的旋律,清新典雅的格调写成琵琶“文曲”式的乐段,中段则以跳跃洒脱的分弓、强劲的快弓、顿弓、拨奏、强抖弓等多种弓指法,使情绪层层推进、由轻快豪放的乐意,发展为奋发激昂,宏伟悲壮的曲情,展现了“武曲”的磅礴气势。

《平原竞马》:自由变奏体,由引子,第一、二、三乐段和尾声组成,第一乐段和尾声均用富有弹性的内外弦交替的十六分音符组成,描绘马群驰骋、十分形象,第二段力度大幅变化的双弓描绘激烈的竞技场面,第三段是新材料写成的插部,用带弹性的切分弓和双弓描写骏马轻捷娇健的跨栏英姿。

《南胡狂想曲》:运用大小调远关系转调,双弦、半音进行等手法来表现一种紧张热烈和狂放激越的情怀。

《d小调即兴曲》:采用带再现的三部曲式附加引子和尾声,手法凝练,一气呵成。引子和第一部分由主和弦分解进行,热情奔放;中段旋律性强、缓慢、深沉抒情与第一部分形成鲜明对比;再现部使用连续tr和颤弓以及速度的加快,把情绪推向高潮;尾声最后的两下拨弦全曲戛然而止,给人以言有尽意无穷之感,耐人寻味。

俞鹏的作品表现了中华儿女富于探索和勇往直前的进取精神,有一定的炫技性。他对二胡表演艺术的发展和创新方面是非常突出的,可惜他的作品还未来得及推扩就因空难而早逝了。但是他对二胡艺术发展所作的贡献,他在继承和借鉴中所取得的经验,他的作品仍然不愧是我国民族艺术宝库中的珍品。

〔三〕 新中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中二胡艺术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民族音乐工作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在双百方针的指引下民族音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各音乐院校先后建立了民乐系,中央及各地区组建了民族乐团、队,人才辈出,大量新作品涌现,除了演奏者自己创作以外,已有一些熟悉二胡的专业作曲家为二胡创作乐曲。如:《拉骆驼》(曾寻)、《春诗》(钟义良)、《山村变了样》(曾加庆)、《赛马》、《江河水》(黄海怀),《丰收》、《田野小曲》(王乙),《秦腔主题随想曲》(赵震霄、鲁日融)等等作品的涌现,这些作品都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民族风格,其中刘文金的《三门峡畅想曲》和《豫北叙事曲》最为突出,“它们无论在题材的广度、还是在音乐语言的创新、或者是在整体结构、气势方面,都进行了新的开掘,甚至可以说为二胡艺术划出了一个新阶段。”成为这一时期里程碑式的作品。这也是刘天华发展民乐之路在这一时期的标志性成果。五十年代初期阿炳创作与演奏的《二泉映月》等作品经抢救与世人见面,委婉深情的旋律和苍凉深邃的演奏,为二胡艺术别开生面。“体现了传统演奏艺术的精髓”(兰玉崧语)令业内人士叹为观止,对博大精深的民族音乐有了更深的认识。

文化大革的十年中(1966—1976)由于受“音乐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和“批判封、资、修”的影响,民族音乐的发展受到摧残,谁去继承和借鉴都有可能受到批判,这一时期仅有少量的优秀作品产生和流传,如:《喜送公粮》、《喜丰收》、《红旗渠水绕太行》、《草原新牧民》、《翻身歌》等等。

〔四〕 改革开放以来二胡艺术得到空前的发展:

人们在解放了思想上的禁锢之后,敢于向民间和传统音乐学习;敢于向西洋音乐借鉴,敢于走刘天华先生之路。音乐界焕发出了青春的活力、优秀的作品、优秀的二胡教材、优秀的人才层出不穷。优秀的作品如:《战马奔腾》(陈耀星)乐曲威武雄壮、斗志昂扬,形象地描绘守卫在祖国边疆的解放军骑兵战士,苦练杀敌本领的生动情景,旋律成功地揉合了《解放军进行曲》和适宜表现草原骑士的蒙族音调。创造性地使用了一些新的演奏技巧,如:大击弓、双弦快速颤弓、仿马叫的快速连顿弓、半音模进等,同时也把演奏速度提高一个新的高度,炫技性强、久演不衰。其他如:《一枝花》(张式业)、《江南春色》(马熙林、朱昌耀)、《葡萄熟了》(周维)、《陕北抒怀》(陈耀星、杨春林)、《姑苏春晓》(邓建栋)、《椰岛风情》(陈军)、《兰花花叙事曲》(关铭),这些乐曲都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色彩,在二胡演奏技法方面也往往有各自的突破。

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大型二胡协奏曲,《长城随想》(刘文金),全曲以四个乐章从不同的侧面抒发了人们登临长城时所激发出来的爱国主义情感。作者用二胡成功地表达了如此重大的题材。在音乐语言上对民族神韵探求之深,二胡技法调动之广使本曲成为作者的又一里程碑式的作品。其他如:《红梅随想》(吴厚元)、《莫愁女幻想曲》(何占豪)、《第一二胡协奏曲》、《第二二胡协奏曲——追梦京华》、《第三二胡协奏曲》(关乃忠),《二胡套曲——如梦来》、(刘文金)、《卧虎藏龙》(谭盾)等等。

王建民的六首二胡曲也是这一时期的精品,它们是三首《狂想曲》和《天山风情》、《姑苏吟》、《幻想叙事曲》。其中“一狂”运用人工调式,结构变天定则,以西南民间音乐为风格依托,情感深厚,音响热烈;“二狂”则大开大合,湖南风情浓郁,时代气息强烈,意境宽阔,情绪乐观;“三狂”则将‘舞台’搬到风情新疆,更以旋律之美、调式之美、和声之美打动听众,仿佛置身西域之中。这三首系列性“狂想曲”无不在技术上挑战每一位演奏者,在表演手法上也新意频出,为二胡演奏技术的发展做出贡献。”

七十年代末至今出现一些高难度小提琴曲目的移植,如:《流浪者之歌》、《卡门主题幻想曲》、《引子与迴旋随想曲》、《野蜂飞舞》、《霍拉舞曲》等等。因为二胡仅有两根弦要演奏好它们更是难上加难,这对二胡的演奏技术和乐器制作来说都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有了这个挑战是好事,我们才有向前发展的动力。当然,有的方面我们得根据我们乐器的现有条件来进行移植,如:在音域方面和演奏和弦方面。在尊重原作意图和不影响曲情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变动,这在西洋乐器之间的曲目移植也是常有的事,对二胡何以苛求?通过目前移植的音响来看※:“对新奇美妙的旋律,纷繁的节奏,多变的力度和速度;或委婉的倾诉、飘若游丝;或狂放不羁、激情似火;或凄婉酸楚、催人泪下以及动人心魄的炫技性……用二胡演奏都能表现较好,我认为这些移植基本上是成功的。”就其审美的价值,这也应该是借鉴的一个方面吧!我们相信刘天华先生的发展民乐之路,将在新的世纪中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参考文献:刘育和刘天华全集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7年5月第一版

、俞鹏南胡创作曲集成都油印本民国卅五年八月初版.

、乔建中一件乐器和一个世纪——二胡艺术百年观北京音乐研究2000.3

、赵晓生王建民二胡作品选集“序”,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年8月第一版。

、舒昭新世纪二胡教学刍议成都音乐探索2008.2

参考音像(二胡独奏专辑):许可《旋律》高韶青《卡门主题幻想曲》马向华《第一二胡狂想曲》于红梅《第一二胡协奏曲》孙凰《第三二胡狂想曲》舒希《满江红》、《炫技与激情》、《第三二胡狂想曲》。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