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新闻
  • 媒体报道
  • 学校公告
  • 学生活动
  • 采购公告
20181025《深圳特区报》B1版 大师印象—但昭义老师助理手记
日期:2018-10-25 18:59点击数:263

大师印象

——但昭义老师助理手记

版次:B01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年10月25日

但昭义讲课间隙和助理张军讲授课心得。

但昭义在授课中。

◎ 张军

在刚刚结束的西安音乐学院第二届钢琴艺术节上,他连续为六位学生上了整套肖邦练习曲Op.25近七个小时的大师课,结束已是下午六点。课后,师生纷纷与他合影留念,流转间,我仿佛看到了近年来最疲惫的那张脸。已经够累了,然而他回到酒店后,还要撰写第二天上午两个小时的讲座稿。

晚上十点,作为他的助手我收到他发来的讲座大纲。第二天早晨六点,又发来了详实完善的讲稿,我想他这得凌晨四点就开始工作吧。上午的讲座中,主办方怕耽误他从西安返回深圳的航班,多次请我给他提醒时间,而他却一再延长讲座时间,越讲越有劲!

他,就是即将年满78岁的中国著名钢琴教育大师但昭义教授。在我担任他助理的五年时间里,眼见的上述工作节奏就是他的常态:不是在备课就是在上课,不是在上课那就是在飞去上课的路上。

借“深圳文艺名家推广计划”之机,我想把和大师在一起的日子里那些令人感动的花絮分享给大家,共勉共进。

给但老师按摩

三年前的7月,编委会历经十余次研讨、百多天反复打磨的《新路径钢琴基础教程》第二册终于定稿,准备交付出版社做后续设计。晚饭后,我正要离开,但老师拿着即将寄出的书稿,又一页页地翻看起来,对我说:“小军,别急,明天把稿子拿过来,在琴上我们再过一遍吧!”他神情专注,手里的书稿如同明天即将出嫁的闺女。那天是2015年7月30日,我再次爽约了第二天和女友的郊游。

我按约定的八点赶到他家时,他已在琴上工作了一个多小时。

我将课程概述和曲目诠释朗读一遍,他闭目沉思,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然后从使用者的角度,通过演奏来验证这些教程化的表述。不同于往常的选曲试奏,此次他几乎是以出版录音的标准对待每一个声音的细节。一遍两遍三遍,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反反复复地推敲着每一句诠释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午饭后,他有几丝倦意,而一杯咖啡又把他送回了“战场”。此时,距离他起床已经8个多小时。也许是午后的昏昏欲睡,屋子里已经没有了他时而幽默逗趣的笑声,只见他不时扭动一下肩膀,旋转一下脖子。他突然停下来说:“你休息一会,我去吊一下脖子。”他走进卧室,躺在床边,在床沿舒展地拉伸头部。

10分钟后,他再次回到书房,笑眯眯地对我说:“今天弄得完不?”

“弄得完,您再休息一会吧!”

“没事,我们继续。”他翻了翻剩下的书稿。

他的肩膀实在酸痛得厉害,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始给他按摩。顷刻间我觉得整个屋子安静极了,担心、安心、开心在我内心杂陈。我担心我给他的按摩恐怕是这辈子他接受过的最拙劣的按摩;但又安心,至少这能让他缓解疼痛,让他舒服些许;又特别开心,因为我一定是极少数能如此亲近这一伟大灵魂的人。

那疼痛的肩膀和脖子一定折磨得他整夜难眠吧!而这样的状态,在2015年《新路径》孵化的关键时期,他数不清熬了多少个日夜!

后来,“你平时工作一定要注意脖子哦”竟成了他对我日常的叮嘱。

40小时的严酷挑战

2017年5月8日,在《新路径》师资培训班深圳站开讲的前一天,但老师受邀在重庆揭幕“李云迪艺术馆”的开馆仪式。

活动结束后,他和夫人立即赶往机场。由于天气原因,航班从下午六点一直延误到晚上九点、十点……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语气凝重,本就低哑的声线,变得焦虑不安,浑浊不清,心里全担心着次日的授课能否如期。面对遥遥无期的大面积延误,他和夫人开始组织调度《新路径》编委填补9日上午可能的缺席。就这样延误、取消、改签、无尽的延误……“小军,我们在凌晨三点半起飞了,现在落地了,不会误事儿了。”六点半我收到了他的短信。

是啊,“不会误事儿了!”八点半,我们如期在少年宫剧场见到了他。在经历了人生中最严重的一次航班延误后,这位77岁的老人站在舞台上,依旧精神抖擞,时而逗趣地开讲了。

更严酷的挑战是因为场地的档期限制,他必须在一天之内讲完《新路径》前三册的全部内容。他前所未有地从早上九点一直讲到了晚上九点,整整12个小时。细细算来,近40个小时没有休息,对一位77岁老人的身体而言,是多么严酷的挑战,难以想象!

余热工程

在一次教师培训班上,但老师开篇有这样一段话:“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也就越来越觉得自己从事钢琴教学几十年的感悟,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了,而是属于在教学一线的同行们。以前我讲基础,内容繁多,为了讲透彻,总是越讲越复杂。大家听后都觉得受益匪浅,实际上却难以掌握,更说不上操作应用。”

基于这样的情怀和因素,他在2015年8月花了十几个日夜,完成了他钢琴基础教学研究具有总纲性质的《钢琴基础教学纲目》,并在沈阳、广州、上海等地做了该主题的教师培训。这一重大的学术成果,为正在编撰的《新路径》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也是他“余热工程”的预热!

《新路径》出版后,他又亲自去往全国各地对这套教材进行详细讲解。他说:“我已经是奔8的人了,给自己拟定的‘余热工程’就是想抓紧最后的时间,把一生从事钢琴教学的感悟、收获和体会,那些带不走的东西分享给大家。我夜以继日地备课准备,就想尽可能完善地把教材剖析给大家,希望老师们通过熟悉这套教材,能以全新的理念、科学的路径、规范的技能技巧和音乐表现要素去指导琴童,把我们的钢琴基础教学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就这样,在两年时间里,他已在全国15座城市做了近20场关于《新路径》教材的教师培训,现场听课的老师共计超过3500人。这就是但老师的“余热工程”。

他的“余热”是一种情怀,一种责任,一种不温不火的、恰到好处的温暖。

永不终止的人生乐章

去年夏天,岳父从重庆来我家,读完《但昭义钢琴艺术人生》后兴奋地对我说:“我觉得但老师是个传奇。以前我总听你‘吹’他,吹得神乎其神,我还有点‘打鼓’(疑惑之意)。今天我把这本书看完了才觉得,这本书和但老师那个人,不仅是学钢琴的人必读,学音乐的人要读,就是不学音乐的人都应该读。真的太传奇!太伟大啦!”

老爸话语中的“传奇”、“必读”触动了我的思绪,我当即在日记中写道:

“‘必读’的是他的教学、学术和治学精神,‘传奇’是指他质朴而辉煌的人生。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历程,铸就了他那让世人震撼的教学成就和学术研究,这样的个人成就又将如何续写着他的人生乐章!他的人生乐章是复调性的:一个声部是以生命个体存在的人生进程,另一个声部则是十年如一日的教学生涯。他的工作节奏总是‘快板的’,甚至是‘急板的’,1995年以前,他的律动是火车车轮的速度,2000年以后变成了飞机穿梭的速度。关于教学育人和学术建设却又总是‘慢板’的,这里的‘慢’绝非指‘果实’的生长速度,而是指对于自己完美而苛刻的执念,对于全新理念和方法的漫漫求索,对于细节的仔细考究。此‘慢’如十年磨一剑,而出鞘方知光芒万丈。”

“他的学生25人在国际钢琴赛事中获得67项奖,其中23次获得第一名。”这个一直被他自己刷新着的数据,已经铭刻于中国钢琴教育史册。那些璀璨的名字,是他的骄傲,也是他传奇人生的写照。李云迪、陈萨、张昊辰……这些享誉国际的钢琴家,在但老师的人生乐章中,如同一个个闪烁的和声,一句句让人铭记的主题音调,一段段激情澎湃的华彩,但从来都不是终止式。功成名就、年近耄耋、颐养天年之时,他却转身从金字塔的顶端走了下来,转向中国千千万万琴童钢琴教育的大业,亲力亲为,事无巨细。

他笑道:“在80岁之前飞满百万公里,成为航空公司的终身白金卡会员,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