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新闻
  • 媒体报道
  • 学校公告
  • 学生活动
  • 采购公告
20180919《晶报》A13版 “钢琴伯乐”但昭义深情追忆与恩师周广仁半个多世纪的师生情
日期:2018-09-19 21:29点击数:251

钢琴伯乐”但昭义深情追忆 与恩师周广仁半个多世纪的师生情

版次:A13来源:晶报    2018年09月19日

2015年,但昭义夫妇与恩师周广仁教授在一起。

上世纪70年代,周广仁教授在四川讲学时与昭义在杜甫草堂合影。

2003年,师,徒,孙三代在北京合影。

在钢琴教育界,“但昭义”这三个字已成为一个符号,成为中国钢琴教育的一个象征。都说但昭义深具一双伯乐的眼睛,从李云迪、陈萨到左章、张昊辰,他的学生们在全国乃至国际钢琴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而在但昭义的钢琴教育道路上,也有一位重要的恩师和引路人,是她深深地影响了但昭义的一生,也是她让但昭义获得了一生事业发展的良好基础。她就是我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周广仁。本期“深圳文艺名家推广计划之但昭义”专栏,跟着晶报记者一起听但昭义深情回忆从教生涯最初的起点,以及与周广仁延绵半个多世纪的师生情缘。

儿时不喜弹琴 却因琴走上教育之路

但昭义教授钢琴的履历过于辉煌,以至于大家习惯用“冠军教练”“金牌教练”“但昭义模式”来作为他的贴身标签。其实但昭义不肯接受这些称谓。他对自己总是有清醒的认识:“我自己在学生时代学得很少,能走上音乐道路纯属偶然。”

但昭义出生在重庆市渝中区,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却特别喜欢音乐。但昭义在家排行老三,父亲从小是希望把大哥培养成音乐家,看到广告上有二手钢琴卖,就买了一架给大哥学习,他呢,就偶尔碰一下。现在回想起来,但昭义都忍不住笑儿时的自己。“小时候根本不喜欢弹琴,到什么程度呢?动个小脑筋爬到钢琴上把钟拨到点就高高兴兴地下来了,赖不住弹一小时,大人一对表发现是偷懒,还敢拨钟,少不了挨一顿打骂。”后来上了初中,班里有个要好的同学很喜欢音乐,受爸爸影响也会弹风琴。毕业的时候,但昭义通过这位同学得知,四川音乐学院开始招收初高中学生,抱着考着玩的心态,二人就都报名了。那是1955年,学校的招生要求并不像现在,只要会唱歌就行。再加上但昭义有一点钢琴底子,就顺利地考上了。在学校,但昭义很努力,是班里的尖子生。1961年,学校选派成绩优秀的他前往北京进修。也是因为这个机会,但昭义才开始接受了专业的钢琴教育,获取了一些科学的方法还有更加明白如何表现音乐。临走之前,四川音乐学院的领导寄厚望于但昭义,希望他学习归来可以改变当时学校闭塞的钢琴教学水平,“所以我是带着这个很明确的任务出去的。” 从1961年春到1964年夏,三年半时间在中央乐团边学打击乐边进修钢琴。他一边学习演奏,一边揣摩老师怎么教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但昭义有幸拜于周广仁先生门下,成为了她的学生。

登门拜师那个夜晚历历在目

德高望重的周广仁先生,被公认为中国钢琴教育界的泰斗,她也是中国第一位在国际比赛中获奖的钢琴家,所以当时在国内非常有影响力。回忆起1962年登门拜师的那个春夜,但昭义历历在目。“我鼓足勇气敲开了她的家门,从未谋面的周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她认真听我诉说怎么从四川来到北京、弹琴遇到什么问题、学校对我寄予的厚望……聊了一会她说,那我听听你弹琴。”

于是但昭义弹了两首中国曲目《水草舞》《珊瑚舞》。由于过分紧张,他当时的表现一塌糊涂,在他以为自己没希望的时候,不想周先生却在送他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小但,你星期天到我家里来上课吧!”仿佛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点亮了但昭义的钢琴之路。但昭义沉浸在回忆中,眼中还有泪光闪动。周广仁曾经对媒体说过:“向前看,我有一个中国钢琴普及的目标。”这话听起来很大很空,但在周广仁这却很实很接地气。中国钢琴普及的意识决定她收下但昭义:“我可以为四川做一点工作:播一粒种子,栽一棵苗子,在一个地区发挥作用。”

那个年代正值自然灾害时期,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周先生不仅免费教学,还经常让但昭义去她家吃饭。但昭义感慨地说:“她能接受我们这些偏远地区条件很差的学生实在让人敬佩。有人说她一辈子没教过钢琴家之类的尖子生,是因为她心里怀着大中国的钢琴。”

周先生对但昭义最重要的影响是在钢琴上对他引入了科学的方法,而且帮助他懂得了如何表现音乐。“我从小不愿弹钢琴,当学生的时候虽然很努力,但我对音乐是很迷茫的,我不懂怎么表现音乐。从天生的角度来说,就是缺乏音乐感”。直到他遇见周先生才明白,通过认识音乐的规律以及音乐手法方面的法则来懂得如何表现音乐。“这方面我走了很长的弯路。但是事情有其两面性,恰恰是这个过程走过来,从不明白到明白,所以我也会这样教学生,再加上他们的才能,成就了他们如今所取得的成绩。”

周先生的为人和敬业影响其一生

1964年,从北京回到四川的但昭义正式踏上教师岗位。1978年,周广仁应但昭义之邀来到成都,向全四川的钢琴教师授课。如今回想起来,但昭义还很自豪:“周先生心里一直想帮我,她跟我说来四川是冲着你来的。”半年时间,周先生帮但昭义备课,还逐条分析讲解了巴赫15首三部创意曲、通弹了莫扎特全套钢琴奏鸣曲。也正是周先生的指导,才让但昭义明白应该如何正确地教学。后来周先生回到北京还特意整理了一份音乐术语的词典和国外的音像资料寄给他。当时但昭义是一边学习一边教课。“因为周先生教了很多很关键很基本的教学方法,才让我在教学方面做出了一些成绩。” 1994年,第一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在北京举行。四川音乐学院但昭义教授的两名附中学生——陈萨、吴驰分获得少年组第一名和第三名。当评委翻开资料发现他们居然是偏远地区四川的学生时都很惊讶。而但昭义这个名字也开始进入了许多业内顶尖专家的视野。他终于没有辜负周广仁的厚望,成为了四川以及全国一等一的钢琴名师。

但昭义南下深圳后,周广仁还一直关心着他的事业发展。2006年,但昭义在深圳市政府倡导和支持下筹划创办“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时也征询了周先生的意见,得到了她极大的支持,并欣然应邀担任评委会主席,直到现在她还担任着比赛的名誉主席。谈及周先生对自己的影响,但昭义说:“周先生的为人和敬业成了我的楷模,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一生;她让我获得了钢琴演奏的科学方法,开阔了视野,懂得了理解和处理音乐的基本原理,让我获得了一生事业发展的良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