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新闻
  • 媒体报道
  • 学校公告
  • 学生活动
  • 采购公告
20180910《深圳特区报》A19版 但昭义深情回忆与周广仁的半世纪师生情 54年,“金牌教练” 是这样炼成的
日期:2018-09-10 21:33点击数:257

但昭义深情回忆与周广仁的半世纪师生情

54年,“金牌教练” 是这样炼成的……

版次:A19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年09月10日

但昭义在深圳艺校举行公开课观摩活动。

2016年10月,周先生、但昭义、李云迪在中央音乐学院,首届北京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但昭义做评委。 (胡蕾 翻拍)

1947年初,6岁的但昭义(前排左起第一)同父亲兄弟合影。(胡蕾 翻拍)

今天是教师节。

几天前,但昭义已经陆续收到学生们从世界各地发来的信息。李云迪、陈萨、张昊辰、左章、薛汀哲、古静丹、潘林子……字里行间洋溢的感恩与祝福,让这位桃李满天下的著名钢琴教育家倍感欣慰。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但昭义也牵挂着自己的恩师——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周广仁。早在好几个月前,他就与北京、上海周广仁先生的弟子们相约:“今年周先生九十大寿时,我们为她举办一场特别的音乐会!”

“我是‘半路出家’,如果不是遇到周先生,我不可能有今天。”在教师节前夕,深圳特区报记者走进了深圳艺术学校但昭义的琴房,听这位年近八旬的钢琴教育家深情回忆自己从教生涯的缘起,以及和周广仁先生延绵半个多世纪的师生情缘。

回忆往昔,但昭义时而仰头大笑,时而眼含热泪,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在他的娓娓讲述里一一凸显,令记者动容。

◎ 深圳特区报首席记者 杨媚/文 记者 胡蕾/图

15岁才接受专业教育,20岁以打击乐名义赴京进修

聊起走上钢琴教育之路的经历,但昭义总自我调侃是“半路出家”——直到15岁他才接受专业音乐教育,三年进修还兼学了打击乐。

1940年,但昭义出生在重庆一个外科医生的家庭。排行老三的他有个热爱音乐的父亲,在家购置了一台旧钢琴,还请来家庭教师教他大哥学琴,老二老三则跟在边上“蹭”学一点——这在抗战胜利初期算得上一件新鲜事。“其实当时我根本不喜欢弹琴,赖不住弹一小时,动个小脑筋爬到钢琴上把钟拨到点就高高兴兴地下来了,大人一对表发现是偷懒,还敢拨钟,少不了挨一顿打骂。”说起儿时往事,但昭义的脸上露出了孩童般顽皮的笑容。

正因为“会弹点儿钢琴”,15岁初中毕业时,但昭义在同学的怂恿下报考了西南音乐专科学校(四川音乐学院前身)附中。“当时四川的钢琴教育水平还很落后,学校课程也是断断续续,但进入专业学习以后我就特别珍惜、特别努力。”

1961年,学校选派成绩优秀的但昭义前往北京进修。“当时中央音乐学院没有进修名额,院方领导便让我以打击乐名义到中央乐团(国家交响乐团前身)学习,同时进修钢琴。离校时院长常苏民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四川音乐学院钢琴教学底子薄,我们寄希望于你学成归来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肩负双重大任的但昭义奔赴北京,从1961年春到1964年夏,三年半时间在中央乐团边学打击乐边进修钢琴。也正是在这时,但昭义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导师——周广仁。

遇到周先生,所有的弱项都变成了强项

从边远地区来到人才济济的首都,但昭义的钢琴学习道路并不顺畅。“方法不对啊,我的手指跑不动,跑两下子手就累,怎么都解决不了。除去时代、社会等客观因素,自身学习钢琴太晚、条件不佳,也影响了自信。”几经周折,但昭义找到了中央音乐学院的周广仁教授——她是第一个在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的中国人,是声名远扬的大学教授。

回忆起1962年登门拜师的那个春夜,但昭义历历在目。“我鼓足勇气敲开了她的家门,从未蒙面的周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她认真听我诉说怎么从四川来到北京、弹琴遇到什么问题、学校对我寄予的厚望……聊了一会儿她说,那我听听你弹琴。”

于是但昭义弹了两首中国曲目《水草舞》《珊瑚舞》。“难度相当于现在业余考级六七级吧。一方面因为紧张,一方面我演奏方法一直有问题,弹得很差。当时我面红耳赤,心想没希望了。可是周先生送我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小但,你星期天到我家里来上课吧!’当时我真的很感动……”说到这里,但昭义哽咽了。

后来周广仁告诉但昭义,之所以这么痛快地收下他,主要是看到他在专业上存在的问题并非个案特例——当时全中国的钢琴教学无不通行老式的“手指演奏学派”。“周先生品格高尚、心地善良,最关心边远落后地区的钢琴教育,希望全国各地的钢琴音乐事业平衡发展。她收下我,是希望能为四川钢琴教育培养一棵苗子。”

有了这位良师,但昭义的演奏水平飞速提高。他足足花了一年半时间,才终于让自己的手指从“跑不动”到“跑起来”。

“遇到周先生,我才通过认识音乐的规律和音乐表现的法则,学会了如何理解和表现音乐的。正是因为走过很多弯路,我才比别人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和教训。”

“是周先生让我所有自身演奏中的弱项最后都变成了我教学中的强项!”他说。

首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金牌教练”一举成名

“毫不夸张地说,我能有今天,周先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在艺术上让我掌握了科学的演奏方法,在我动摇的时候教我懂得人生的哲理,在我走上教学岗位后又一程程地辅助我成长。我算是周先生的‘业余’学生,可她坚决不收我的学费。那时候正是困难时期,吃饭买粮都要用粮票,我经常吃不饱,每次上完课她都留我在她家吃饭……”说到这里,但昭义沉吟良久,他的眼圈又红了。

“我虽然在业务上达不到老师的水平,但我将来也要做这样的老师。”但昭义在当时的笔记上写道。

1964年,从北京回到四川的但昭义正式踏上教师岗位。1977年,周广仁应但昭义之邀来到成都,向全四川的钢琴教师授课。“半年时间,她帮我备课,还逐条分析讲解了巴赫15首三部创意曲、通弹了莫扎特全套钢琴奏鸣曲,我从实践中更加明白了该怎么教学。后来她回到北京又整理了音乐术语辞典、国外的音像资料寄给我。正因为周先生教了很多最关键、最基本的东西给我,我在教学上才能出一些成绩。”

1994年,第一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在北京举行。四川音乐学院但昭义教授的两名附中学生——陈萨、吴驰分获得少年组第一名和第三名。冠军和季军来自同一所地方院校、还出自同一位指导老师,这样的大新闻震动了音乐界。但昭义——这个名字开始进入了许多业内顶尖专家的视野。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了。

1995年,55岁的但昭义毅然决定来到深圳,在一个新起点上重新开始艺术教育征程。陈萨、李云迪、张昊辰等,相继在英国利兹钢琴比赛、肖邦国际钢琴比赛、范·克莱本钢琴比赛等国际赛事中一鸣惊人。他们共同的老师但昭义,成为中国钢琴界最响亮的“金牌教练”。

投身“余热工程”,影响一个老师能惠及几十个孩子

但昭义南下深圳后,周广仁还一直关心着他的事业发展。2006年,但昭义在深圳市政府倡导和支持下筹划创办“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时也征询了周广仁的意见,得到了她的大力支持,并欣然受邀担任评委会主席,直到现在还担任比赛的名誉主席。一届届比赛选拔出一批批钢琴新星,她为深圳建设“钢琴之城”、为中国钢琴事业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人,只能发挥一定的历史作用。只要努力,就是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任务。”周广仁的这句话是影响但昭义大半生的座右铭,他不仅自己亲身实践,还分享给自己的学生,开导了无数的年轻人。

10年前,68岁的但昭义正式办理了退休手续。“一定历史条件下发挥一定历史作用”——同时担任深圳艺术学校终身教授和四川音乐学院特聘教授的他,选择了自己最擅长的基础教学工作,把方向调整为侧重于教师培训的“余热工程”,并把自己54年的教学理念和亲身实践编写成了《新路径钢琴基础教程》。这是我国第一套兼具科学性、系统性、民族性、趣味性的钢琴基础教材,是但昭义送给从事低龄琴童钢琴基础教育的老师最大的诚意。

“现在我在各地讲授钢琴基础教学,培训广大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教师。我想,影响一个老师就可以惠及几十个孩子。这也是周先生的期望。”坐在三角钢琴旁的但昭义凝视着远方,眼睛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