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新闻
  • 媒体报道
  • 学校公告
  • 学生活动
  • 采购公告
20180914《晶报》A13版 20余载情缘携手谱写艺术春秋 深圳这片沃土造就“金牌教练”
日期:2018-09-14 21:36点击数:235

20余载情缘携手谱写艺术春秋 深圳这片沃土造就“金牌教练”

版次:A13 来源:晶报    2018年09月14日

2005深圳但昭义艺术中心首届教师培训班开班。

但昭义与学生张昊辰(右一)、左章(右三)、何其真(左一)参加2003年中法文化节时合影。

55岁,眼看就到了可以退休安享晚年的年纪,有多少人放下工作环游世界,又有多少人开始重新定义人生轨迹。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展时区,身边有些人看似走在你的前面,也有人看似走在你的后面。但或前或后,只要有想做的事,无论早晚,都应该去做。23年前,55岁的但昭义临近退休时离开熟悉的城市,舍弃大学教授的身份到深圳重新创业。也正是因为他的“冒险”,才成为培养出多位国际钢琴比赛冠军的“金牌教练”。

9月伊始,晶报记者来到深圳艺术学校,见到了这位为深圳钢琴教育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杰出开拓者。坐在记者面前的但昭义满面春风、思维活跃,滔滔不绝地讲述起他的执教生涯,以及他与深圳20多年来的情谊,“没有深圳这块沃土,就根本不可能有我们取得的这些成绩。”

临近退休想走出去闯一番

回想当年来深圳的故事,还要从但昭义从事钢琴教育那个时期说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但昭义被选派赴京进修,随中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周广仁教授学习, 1964年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并留校任教。当时但昭义非常珍惜这份工作,不停地去研究钢琴教学系统,他会把教学当中遇到的问题写成论文,哪怕有一点不明白都要了解清楚再去教,详细到每个曲子的作曲家是怎样的人、创作背景是什么,认真到事无巨细。“装着很有学问地去指导学生,我做不到。”这么一来,但昭义慢慢地积累起一些经验和教学上面的认知,他培养的学生在中国国际钢琴比赛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随之而来的是四川音乐学院对他的高期望。但是但昭义却说自己不是那个材料。“我更适合基础的教学,我所培养的学生都是从小孩教起。”从那时候起,但昭义便有了“走出去”的想法。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观念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再也不认为必须一辈子守着一份工作到老了。尽管当时距离法定退休年龄没剩几年了,但昭义还是趁着自己那股不安分的劲儿,希望走出四川盆地,去沿海城市看一看,再干一番事业。这期间他去过厦门、广州,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选择留下。

被深圳吸引“举家”南下

1994年,在第一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上,但昭义的学生陈萨、吴驰双双获奖,一金一铜。时任深圳艺术学校校长的陈家骅和李祖德在现场观摩了赛事,还邀请他们到广州巡演。在得知他有意向外寻求发展时,李祖德校长便向他发出邀请。所以在1995年初,但昭义带着学生李云迪前往美国比赛时,特地绕道,选择从深圳过香港乘机,就是为了到深圳看一看,也顺道了解深圳艺术学校。

当深圳的橄榄枝抛向但昭义时,他却犹豫了。“那时我是大学教授,1993年又获得国务院津贴,让我一下子离开大学到一所中专教书,难免有些介怀。可是来了之后,我发现深圳艺术学院的校长和很多老师都是从大学来的,看到这些我的顾虑就打消了,人家可以来,我为什么不可以。”

于是但昭义更坚定了要来深圳的决心,他率领着包括学生和家长在内近10人组成的“川军”南下,学生中年龄最大的陈萨16岁,年龄最小的宋浩才5岁,老老少少、浩浩荡荡地坐飞机举家南迁。“最吸引我的就是深圳先进的理念。”但昭义说到此时,眼中流露出欣喜。“学校的氛围很和谐,大家都很亲近,人事关系也不复杂,这里没有内地大学一些复杂的盘根错节的人事关系,而深圳的经济发展也给我提供了更好的平台。那时候都说深圳是文化沙漠,能开发沙漠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对深圳常怀感恩之心

让但昭义更为感动的是,深圳给予的条件非常优渥。那时的他已经55岁,而深圳市人事局按规定引进专业人才的年龄上限是45岁,即便是特殊人才可以放宽5岁,他也不够条件。“但特区不愧是特区,考虑到我的特殊情况,对我破格引进,我非常感激。”不仅如此,还给学生的家长提供就业机会,安排他们居住在黄木岗社区,学生们去比赛可以在学校提供的三角钢琴上练习,假期有人专门留守给他们开琴房门。1999年,李云迪就参加了3个国际比赛,还两次去国外上大师班,经费都是由深圳文化部门和学校资助的。2000年国家文化部选派李云迪参加第14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的时候,虽然并非“胜券在握”,但深圳市委宣传部和文化部门领导以及深圳艺术学校校长都非常热切地支持他参赛,在国际舞台开拓视野、积累经验,还组成了代表团支援,并从香港请了老师,让当时在国外深造的陈萨很是羡慕。“所以,我说没有深圳,就根本不可能有我们取得的成绩!”

在这之后的23年间,但昭义把全副身心扑在钢琴教学一线。从陈萨、李云迪到左章、张昊辰,当他把一位又一位年轻的学子送到国际音乐舞台的中央后,依旧日复一日地“钻”在琴房里,培养着一茬又一茬的小琴童一起向音乐的高峰进发,为深圳音乐事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付出自己的辛劳和汗水。

对于深圳“钢琴之城”的建设,但昭义也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我们在没有钢琴产业的情况下,靠钢琴艺术文化来撑起这座城,还是要付出很大努力。”他认为还应该普及钢琴教育,现在还是缺乏一些比较高端的专家。不过这些年,在钢琴音乐的活动方面,还是取得了很多成果。他介绍,深圳创办了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已经连续举办三届了,每场比赛都堪称一场顶级的音乐会,俨然已成为“钢琴之城”的一个品牌,如今也得到了国际的认可。除此之外,深圳钢琴公开赛已连续举办了八届,为全国专业青少年学子和业余琴童搭建了一个常设性的钢琴艺术交流、学习和表演的舞台。但昭义说,它和“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一起,为深圳建设文化强市和“钢琴之城”,贡献了源源不断的软实力。

晶报记者 张瀛戈/文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