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0《深圳特区报》张昊辰:琴声中有颗感恩的心

日期:2014-05-25 16:41 | 点击数:1727

——选自《深圳特区报》2008610星期二d06版文化星空

http://sztqb.sznews.com/html/2008-06/10/content_211116.htm 

他被公认为继郎朗、李云迪之后最具潜质的青年钢琴新星,他的心始终系在“哺育”过他的深圳——

张昊辰:琴声中有颗感恩的心

本报记者王俊

一个个令人惊讶的钢琴“少年郎”,正在世界乐坛上掀起一股中国旋风,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然而,在郎朗、李云迪之后,谁最有能力掀起中国钢琴的“第三次浪潮”?记者曾就此问题请教过不下十位钢琴教授和资深乐迷,他们开列的备选名单也许不尽相同,但在每一份名单上,都能见到一个不约而同的名字——张昊辰。

不介意“天才”的称呼

5月30日晚,每一位怀着爱心前往聆听张昊辰义演的人,都得到了无比丰厚的精神回报。这是一场令人惊喜的演出。它一改公益音乐会通常选择大众耳熟能详、演奏家信手拈来的通俗曲目的习惯,而是剑走偏锋,用一系列具有高度挑战性的曲目让人们领略到了“乐器之王”的无穷魅力。

且不说舒伯特奏鸣曲中那沉稳而不失激情的老到演奏,也不说那两首肖邦前奏曲中雨滴般透明的音符激起的阵阵涟漪,单是下半场那两首活色生香的另类乐曲,就足以让乐迷们品味再三。拉威尔的《加斯伯之夜》,张昊辰的技巧无懈可击,个个音符细腻到位,把水妖、绞刑架和小鬼这些意象表现得诗意盎然。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什卡》那忧伤至骨的俄罗斯风情,在张昊辰的指下表现得酣畅淋漓。

从古典、浪漫再到印象派、现代派,张昊辰在两小时的演奏中展示了他负笈海外的全面收获,他的每一次触键都扣着人们的心弦。而特意为四川灾区奏响的那首《巴蜀之画》,更深情款款,很多人不知道,那是他在六七岁时便已得心应手的拿手之作。事实上,从幼儿园时期,张昊辰便已经生活在“神童”的光环下了。在每一个年龄阶段,他都以令人讶异的琴声让人们刮目相看。

3岁半时,张昊辰在一台“施特劳斯”牌钢琴上按下了人生的第一个音符。5岁,他已经在上海音乐厅举行了属于自己的“五龄童钢琴独奏音乐会”,身高还不及钢琴高度的他将巴赫的创意曲全套15首和莫扎特、海顿奏鸣曲一气呵成,令业内为之震动而传颂。7岁和9岁两夺上海少儿钢琴大赛冠军。11岁,在母亲带领下来到深圳投奔但昭义门下。12岁,便凭一首《格里格钢琴协奏曲》毫无争议地夺得第四届柴可夫斯基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郎朗此前曾获过该赛冠军,但张昊辰的获奖年龄比郎朗还要小。

张昊辰的天才让他身边的老师、亲人都感到吃惊。他有着罕见的听辨和声的耳朵,6岁便拿到《六级乐理证书》,14岁时仅用三个月就完成了大学生需一年完成的《和声学》教程。他有着令人惊叹的记忆力和识谱、背谱能力。记者曾亲眼见证他12岁时在一个星期内拿下莫扎特和肖邦的两首大型协奏曲,以及他14岁时如何在两天内便与深圳交响乐团合作完成了难度极大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简称《拉二》)并成功演出。

包括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主席雅辛斯基、布索尼钢琴比赛艺术总监安德鲁·伯纳塔在内的许多钢琴大师在听过张昊辰的演奏都认为,他的音乐才能已经远远超出他的年龄,正像著名钢琴家邓泰山所言:“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具有巨大的潜力!”

而对于“天才”这个头衔,张昊辰并不排斥。他一直认为如果没有音乐天赋,单凭努力和热情是不可能成为优秀钢琴家的。小时候,母亲刘立萍怕他在如潮的赞誉声中自满,常讲《伤仲永》之类的故事来提醒他。实际上,早熟的张昊辰自己心里有杆秤,他说:“我自信地认为自己是一个钢琴天才,但我不会迷恋这个称号,它对我更是一种压力和督促,教我不要辜负自己的天赋。”

黑白键上演绎“费城故事”

15岁负笈求学于被誉为“全球最高音乐学府”的美国费城科蒂斯音乐学院,如今,张昊辰已经在这所专门培养一流演奏家的高端音乐学院里深造了3年。当年那位稚气未脱的小“神童”已出落为英气初显的青年,更加大气的琴声印证着张昊辰的变化。在这3年里,张昊辰经历了什么样的“费城故事”?他是怎样从一位孜孜不倦的钢琴学子成长为沉稳洒脱的演奏家的?

2005年,为了让爱徒张昊辰有更远大的艺术前程,但昭义教授亲自给堪称“音乐天才摇篮”的科蒂斯音乐学院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随后,作为全球115位报考科蒂斯音乐学院的学子之一,张昊辰凭借让所有主考官感到惊喜的琴艺成功“杀出重围”,成为当年该学院在全球招收的4名新生之一。学院所有的钢琴老师都将其作为第一学生人选。其中著名钢琴教育家、科蒂斯音乐学院院长格拉夫曼,由于年事已高,自郎朗之后已经很少收徒。然而他被张昊辰的演奏深深打动了,遂留了点“私心”,破例将张昊辰收入门下。

在去美国的飞机上,张昊辰落下了思乡泪。他对妈妈说:“如果飞机能掉头就好了。”在飞机座椅的小桌板上,他写下了一首小诗——《离别》:“好想时间在此时停滞,好想空间在此地定格……我在她怀里躺了十五年啊,如今却要离开她了,等我再次扑进她怀里的那天,是否还能找到当初熟悉的感觉?”

来到科蒂斯,这里的学习条件让张昊辰如鱼得水。这是一个国际性的音乐学院,全校有150名学生,每座学生公寓中都有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供学生练习,老师全部是国际一流的大师级演奏家。经常会有世界一流的音乐大师、交响乐团在那里举行各种交流活动,每星期学院都会为学生提供一张免费的著名交响乐团音乐会的门票,学生可以随时申请在学校举办自己的个人音乐会,由学校负责组织安排。每年4万美元的奖学金更让他无需有后顾之忧。

由于张昊辰是初中毕业出国,因此,在费城,他每天上午到一所私立学校学习高中的文化课,下午在科蒂斯学习大学的音乐专业课程,晚上还要做作业、练习大量的曲目,等休息时常常已经是深夜了。就这样,张晨辰用三年的时间完成了美国高中四年的所有课程,门门成绩都是a。在音乐学院,他还积累了近20首高难度的大型协奏曲和7场完整音乐会的曲目。

在美国,张昊辰开始了只身一人的求学历程。小小年纪的他需要一个人解决生活、学习、练琴及演出等一切事宜。闲暇时,会去超市买点排骨、五花肉等,自己尝试做一些中国菜。对于难免的思乡之情和孤独,他会通过和朋友聊天、看历史和人物传记书来排解,或者走进居民家中积极融入美国生活。

到美国后不到一年,张昊辰便在位列世界十大交响乐团之一的费城交响乐团举办的青少年艺术人才比赛中获得器乐第一名,他对《拉二》的精彩诠释获得了乐团增设的杰出成就奖。随后,张昊辰受邀与费城交响乐团合作举行了音乐会,成为与该乐团合作的最年轻音乐家之一。他的表现令见惯了钢琴天才的格拉夫曼也深感震惊,称其为“最杰出的天才”。

用琴声播撒阳光

“虽然离梦的实现还相当遥远,但我还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感谢所有的一切”,这是张昊辰在自己的一首诗作《为你感恩》中的抒怀。在奔向音乐梦想的路途中,每一块给予他滋养的土地、每一位给过他教诲和帮助的人,都被他牢记在心。他说:“弹奏出最动听的琴声,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从上海的林恒、吴子杰、王建中,到深圳的但昭义、美国的格拉夫曼,张昊辰在每个学习阶段都遇到了最适合他的好老师。2000年,李云迪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夺魁,让才10岁的张昊辰兴奋莫名。之后,当但昭义带李云迪到上海演出时,他和妈妈专门去听音乐会,并决定跟随但昭义来到深圳学琴。张昊辰说:“到深圳师从但老师是我学琴的转折点,他对音色、乐句的细腻提出了很高要求,特别注重声音完美性的追求,让我对音乐的敏感和把握有了质的变化。理解了很多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思想,进步非常快。”

在深圳,通过一系列国际比赛,张昊辰渐渐走向国际,并最终进入格拉夫曼门下。格拉夫曼曾是一代钢琴大师霍洛维茨的嫡传弟子。在科蒂斯音乐学院,他每周给张昊辰上两次、各两个小时左右的课程。格拉夫曼丰富的经验把张昊辰引进了音乐的自由王国,开拓了他的音乐视野。格拉夫曼对他频频提到的要求就是“领悟力”,他布置了大量的曲目让张昊辰练习,并要求他在其中一步步寻找自己的风格。“格拉夫曼本身是一个大演奏家,什么作品都接触过,他对我没有任何的限制和套路,只是给出一个整体的音乐框架,让我在音乐里做很深的发掘,拓宽了我的音乐眼界”,张昊辰说。

对于两位如日中天的师兄,张昊辰也从来不掩饰对他们的敬重与羡慕。在深圳跟着但老师学琴的时候,张昊辰经常会见到李云迪:“他特别忙,只有在琴房和吃饭的时候见面,在弹琴上,我把他当作我学习的榜样。”

郎朗和张昊辰曾经一前一后获过不同届“小柴”比赛的金奖,然后又前脚出、后脚进地共同拜在格拉夫曼门下,所以两人的关系也比较亲近。在他看来,郎朗有很多值得自己借鉴的地方,不过两人的风格并不相同,张昊辰希望能在音乐上走出自己的路线。

此次回到深圳这座助他起飞的城市,张昊辰对记者感慨地说:“没有变,一切都是那么亲切”。比起自己出生的上海,他更喜欢深圳,因为这里的包容性让他觉得舒服自在。“对深圳,对培养过我的每位老师,我永远都抱着一种感恩的心态。”

张昊辰很小的时候便通读了《约翰·克利斯朵夫》,其中,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要播撒阳光到别人心里,首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张昊辰若有所思地说:“也许这就是弹琴的道理。”

星档案

张昊辰的音乐道路

1994年3月,3岁9个月起学习钢琴师从于上海音乐学院教师林恒。

1996年6月1日,5岁,在上海音乐厅成功举行“五龄童钢琴独奏音乐会”,演奏巴赫二部创意曲全套15首及莫扎特、海顿奏鸣曲。

1996年5月,与上海交响乐团成功合作莫扎特钢琴协奏曲k.467。

1996年,师从上海音乐学院附小教师吴子杰。

1997年7岁、1999年9岁,两次获上海市钢琴比赛第一名及中国作品演奏奖。

1999年,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

1999年在师从于吴子杰老师的同时师从著名教授王建中。

2001年,进入深圳艺术学校师从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教授,从此在专业上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2001年12月,在全国各地举行以肖邦练习曲作品10号全套12首为主要内容的独奏音乐会。

2002年10月,首次参加国际比赛《第四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即获钢琴比赛第一名。成为历届最年轻获奖选手。

2004年5月,与波兰国立爱乐乐团在日本东京合作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

2004年8月,受邀参加第49届波兰国际肖邦音乐节,举行独奏音乐会。

2005年3月,以第一名成绩被美国以招收天才年轻音乐家而闻名于世的科蒂斯音乐学院录取,成为院长格拉夫曼的弟子。

2006年3月,参加由费城交响乐团举办的优秀年轻音乐人才比赛中,勇得所有器乐的第一名且获得组委会增设的杰出成就奖。

2006年9月,二次与费城交响乐团合作公开演出拉赫马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

2007年10月,荣获第四届中国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成为历届获奖者中最年轻选手。

2008年1月,三次与新泽西州交响乐团合作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