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8《深圳晚报》黄蕊:脚尖立在华盛顿

日期:2014-05-25 17:07 | 点击数:1822

深圳芭蕾女孩闯美国

黄蕊:脚尖立在华盛顿



本报记者黄蕾实习生曾盼婧/文

选自《深圳晚报》2009318星期三b06

媒体链接:http://wb.sznews.com/html/2009-03/18/content_553138.htm

记者近日获悉,深圳艺术学校芭蕾舞专业毕业生黄蕊,与美国华盛顿芭蕾舞团签约,成为该团正式主演。记者日前通过黄蕊的恩师——深圳艺术学校芭蕾舞教师徐建,与黄蕊进行了越洋视频采访。

记者曾在2005年采访过黄蕊,那时她正代表深圳参加cctv电视舞蹈大赛并取得优异成绩。那时才17岁的黄蕊因为身世的特殊(罗湖区妇联的关爱对象)而受到了许多热心人士的关注和帮助。时隔4年,当年羞涩的女孩儿已经长大,爽朗直率的性格让她在艰苦的环境中依然自得其乐。黄蕊告诉记者,她希望再学习几年便回到深圳,以实际行动来回报这座给了她太多温暖和爱的城市。


艰难一场分配了10个角色

时间追溯到2005年,黄蕊从深圳艺校毕业后,被推荐到了广州芭蕾舞团工作。一年后,她因比赛获奖赴美进修。在华盛顿芭蕾舞团进修结束后,黄蕊就被该团的艺术总监看好,他希望这位刻苦、勤奋又有着扎实基本功的中国女孩能够留在团里。“当时我和‘广芭’虽签了合约,但属于后备力量,不算是正式团员。”黄蕊告诉记者,她那时觉得,能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舞蹈演员在一个舞台演出,非常兴奋,可一开始排练的时候就傻眼了,团里在同一个剧目中给她安排了10个角色!

“我是2006年6月进的团,11月第一次演《胡桃夹子》,当时我跳的都是群舞,扮‘女佣’、‘大树’、‘花’……都是些不起眼的配角。2007年,我又签了一次约,成了正式学徒。那时是我第二次演《胡桃夹子》,因为我们团不是很大,演员不多,一个演员要同时在一个剧目里跳几个角色(通常是4~6个),那次给我分配了10个角色。当时演出联排时我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所有位置,很多新动作也没有学会。联排的时候我在台上乱跑,动作也不会,一边跑我就一边大哭。有几次在联排时都休克了。当时团长跑来问我怎么回事,后来知道了情况以后就对我道了歉,却只删掉了一个角色。

从群舞“女仆”到领舞“糖果仙子”,黄蕊收获了掌声,和许多的赞赏。大家都说这位中国女孩真棒,真能吃苦!可演出结束后,黄蕊却病倒了。“演出完,我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7天,发烧。1月1日是我的生日,那天就在床上躺着,和我的猫一起度过的。”


手术演出时肩膀脱臼

2008年,黄蕊已签约成为华盛顿芭蕾舞团b级演员(共分abcd级,d级为最高),“有一个剧目叫《therewheresheloved》,其中我有双人舞和大群舞的表演。”黄蕊回忆起这段经历时,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在跳双人舞部分的时候,我的舞伴动作晚了一拍,当时就听到我的肩膀‘啪’一声,脱臼了!一个星期以后,医生说,我要做手术。我一听就傻了,一直在哭,说我不要做手术,手术以后就不能跳舞了。”

医生告诉黄蕊,她的肩膀有一块软组织掉了下来,要重新装一个人造的。“这是来美国以后我第一次进医院,直接上了手术台。等醒来的时候,觉得天旋地转。手都没有直觉,是麻木的。药物过敏。一直在吐。后来我休克了。5~10分钟后,就醒来了。还好。”说到这些,黄蕊的表情也只是轻描淡写。但此时此刻,记者已无法忍住泪水。想起黄蕊从小便失去父爱,身患重病的母亲也在她16岁时永远离开了她;想起她只身一人在外,无依无靠……

做完手术醒来后,黄蕊回家里躺了一个月。这个可爱的女孩告诉记者,让她一个月不跳舞简直是“煎熬”,“慢性自杀”!“我要回到团里,哪怕是看着大家排练也好。手不能动,但我的腿能动啊。有一天,大家看我突然穿着练功服,手上还缠着绷带就到了课堂上,都觉得很惊讶。”


坚持成功演出令人钦佩

手术四五个月后,黄蕊已经可以去掉绷带,自由活动了。但还是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双人舞是跳不了的。“没想到一个那么小的手术,要花那么长的时间去恢复。很多延伸的动作也还是做不了,觉得太痛苦了。这时候,我梦寐以求的巴兰钦的《四种气质》要上演,我一定要跳!当时物理师还是说我不行,我怎么恳求,他都说不可以。在大家排练的时候,我就把脚尖鞋穿好了,在旁边学动作。在演出前,动作我全部都学会了。我还是一直在求物理师,一直哭着求他。一周后,物理师终于批准我回到舞台。”黄蕊说,演的时候她还是很疼,但终于坚持下来了。

带着伤痛成功地演出了《四种气质》,让黄蕊获得了全团成员的敬佩,她也成为了团里学习的榜样。


梦想继续努力回报深圳

今年初,黄蕊又与华盛顿芭蕾舞团签订了一份2010年的主演合同,级别为c级。最近,她刚演完古典浪漫爱情悲剧《lasyphide》,女主演,是一个仙女。

“有一次在肯尼迪艺术中心看到李云迪的演出海报,觉得很亲切,都是艺术学校出来的。挺自豪的。”黄蕊说,她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整个剧目的女主角;希望把国外的剧目带回深圳演出;希望以后能回到深圳工作。“我会继续努力的。深圳,等着我回来!”黄蕊高兴地大喊,她爱深圳。

相关新闻:

深圳艺校:希望优秀学子回深工作

本报记者黄蕾报道对于黄蕊在海外的表现,记者采访了深圳艺校的校长刘所成,“我们非常希望从艺校毕业到海外发展的一些人才,今后能够回到深圳来工作。无论是在专业院校教学,还是创办自己的培训品牌,都是很好的事情。”刘校长表示。

记者了解到,从进入艺校起,黄蕊便跟随我国一级演员,著名芭蕾舞专家薛菁华学习芭蕾。其后,艺校的徐健、郑丹路等几位芭蕾舞专业教师一直悉心栽培她。“学校一直很注重芭蕾舞专业的教学,黄蕊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孩子,她的身上凝结了多位芭蕾舞老师的心血。”在艺校力推高素质舞蹈专业教育的黄启成副校长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黄蕊多次提到的“爸爸妈妈”——徐健和郑丹路夫妻,他们从1994年开始在艺校任教,是艺校第一批芭蕾舞教师。他们相信艺校今后会有更多的黄蕊涌现。也希望黄蕊在学成后,可以回到母校任教,把学到的知识回报深圳,回报社会